中東亂局:全球“戰疫”進行時,他為何發動“石油戰”?
財經

中東亂局:全球“戰疫”進行時,他為何發動“石油戰”?

2020年03月27日 12:49:31
來源:鳳凰網財經

民創集團研究院

周榮華 楊宇豪 宋懿蓉

核心觀點

一、 沙特為何發起“石油價格戰”?:

1)OPEC會議減產談崩,為維護自己在原油市場的份額

2)沙特上演“宮斗大戲”:心機“八爺”乘亂奪權

二、 中東為什么總是戰亂頻繁?:

1)宗教紛爭 2)民族斗爭 3)貧富差距 4)政治博弈

事件分析

一、 沙特為何發起“石油價格戰”?

都說2020年的開局很迷幻,在疫情“黑天鵝”和沙俄“石油戰”的輪番沖擊下,全球資本市場劇烈震動,美股出現持續暴跌。而3月初引爆美股接連熔斷的“導火索”,正是沙特突然發起的“石油價格戰”。3月6日,俄羅斯拒絕OPEC+進一步的原油減產協議,油價失去減產支撐,布倫特原油價格狂跌至45美元。隨后,沙特為維護自己第一原油出口大國的地位,開始“以價促銷”,發起價格戰,其他石油產出國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也紛紛降價。

圖表1:OPEC+會議減產談崩,原油價格直線下跌 資料來源:wind、民創研究院

(一)“八爺”的“開掛人生”

現在沙特王儲和實際控制人是沙特國王的第八個兒子,小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人稱“八爺”。《經濟學人》對他的描述是:開明、獨裁、多疑、威懾,他提出的改革計劃受沙特占據70%的年輕人歡迎,因此,“八爺黨”人數眾多。

而這位“八爺”的開掛人生,還得從2011年說起。在沙特,王儲是第一順位繼承人,副王儲是第二順位。在2011年之前,“八爺”在沙特5000多位王子中并不出眾,按照擬定的劇本,薩勒曼父子原本距離王位非常遙遠。在2011年發生了一件大事:沙特王儲,80多歲的蘇爾坦去世,老薩勒曼被提拔為副王儲兼國防大臣,開始掌權。而后的一年多,接任蘇爾坦的納伊夫王儲又去世了,享年79。“八爺”的老爹成為王儲,他也順理成章跟隨父親進入王儲辦公室任職。2015年1月,沙特國王阿卜杜拉去世,79歲的老薩勒曼正式繼位國王,站上沙特的權力頂峰。這一年,“八爺”也被任命為國防大臣和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主席,把持著國家最為重要的經濟和國防大權。這一年,“八爺”剛滿30歲,成為史上最牛“85后”。

(二)心機“八爺”的奪權大戲

而“八爺”并不滿足于這一路的平步青云,他對權利的追求尤為狂熱,真正站上沙特的權力之巔,才是他所向往的。雖然老爹當上了國王,但“八爺”與“王位”之間還隔著“幾個叔叔”的距離。2015年,老薩勒曼宣布廢除同父異母的弟弟穆格林的王儲之位,繼而任命其侄納伊夫為王儲——這波操作也正式宣告沙特王室歷時數十年的“兄終弟及”繼承制度被打破,第三代親王被引入王位繼承序列。

2017年,“八爺”先后搞掉了自己兩個叔叔的王儲之位,成功掌握沙特政權。這位“八爺”推行廢除的極端宗教主義,觸動了這個國家長久以來的“信仰”,以及他獲得王儲之位后的暴露出的種種殘忍行徑,讓老國王重新考慮起前王儲納伊夫。為了將權力牢牢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小薩勒曼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

圖表2:30年前,誰能想到這小男孩會在數千位沙特王子中脫穎而出,走上權力之巔?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民創研究院

(三)沙特宮斗恰好碰上石油價格戰?

2020年3月6日,小薩勒曼出動軍隊,把自己兩個親叔叔拘捕,控制了自己的兩個親弟弟。3月16日,小薩勒曼又血洗政壇,以反腐的名義逮捕了298名高官。時間很湊巧,非常臨近沙特發動石油價格戰的時間,不經引發牽連美國和俄羅斯的種種猜測。而從眼下的形勢來看,歐洲、美國市場現在終歸是自顧不暇,都在忙著打“抗疫戰”,暫且沒有精力去插手沙特的“宮斗大戲”了。

圖表3:沙特繼位者更迭圖資料來源:路透社、民創研究院

二、 中東為什么總是戰亂頻繁?

沙特所在的中東地區,石油資源豐富,戰爭也總是不斷,這個地區好像總是給人一種“不太平”的感覺,在四分五裂的國家罅隙之間總是有恐怖組織勢力此生彼長。所以,這背后究竟有什么原因讓這塊土地總是籠罩在戰亂的陰影之下呢?

(一)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兩派紛爭

中東包括22個阿拉伯國家和5個非阿拉伯國家,除以色列和塞浦路斯以外的所有國家都是伊斯蘭國家,伊斯蘭國家是指將伊斯蘭教作為國教的國家。因此,大部分的中東國家的人們信奉的是伊斯蘭教,但也有著相當一部分的人信奉猶太教和基督教。那么問題又來了,為什么大部分人都信仰伊斯蘭教,還會發生宗教沖突呢?

伊斯蘭教內部還分為了許多派系,中東地區則主要以遜尼派和什葉派為主。遜尼派的人數占據全世界穆斯林的85%-90%,例如沙特、埃及、約旦、阿聯酋等就屬于遜尼派勢力范圍,伊朗、伊拉克則是以什葉派居多。這兩派的主要不同在于政治見解上,一派主張“立賢”,另一派則主張“立親”。因此從古至今,這兩派就一直紛爭不斷,近代的包括伊朗伊斯蘭革命、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等都可以算作宗教之間的戰爭。從歷史上看,并不是說一派人數占多就把握了絕對的主導權,實際上各個國家都有對方的勢力滲透,而歷史上也總有兩派勢力的更迭,就比如說在薩達姆執政的時期,伊拉克還屬于遜尼派,而現在來看,伊拉克的什葉派卻占據了上風。表面上看,中東各國之間的戰爭似乎是因為宗教產生的斗爭,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因素嗎?

圖表4:中東地區遜尼派和什葉派分布,遜尼派為主,但互有勢力滲透 資料來源:CRS、Pew Research、CIA world factbook、民創研究院

(二)民族沖突:阿拉伯人和猶太人,阿拉伯人和庫爾德人

上文說到了除了以色列和塞浦路斯以外的其他阿拉伯國家都信奉伊斯拉教,以色列是猶太人的主要居住國家,信奉猶太教。除此之外,中東地區還有波斯人、土耳其人、庫爾德人。像歷史上著名的阿以沖突就是典型的阿拉伯民族和猶太人之間的沖突,因為猶太人背后有著美國的強力支持,在戰爭中最差戰績也是平手,借此擴大了領土范圍,也因此使得這兩個民族之間水火不容。

而庫爾德人是中東地區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卻因戰亂被打散,人數在中東國家并不算少數。他們卻沒有自己的國家,話語權也不高。但他們散在各個國家間,勢力卻也不容小覷,常被當地政府視為反動分子,被限制各種權力,身份證上連民族都不允許寫,但越被打壓,就越想著反抗,希望爭取自己的民族獨立。

(三)貧富差距:可以為了“新信仰”而赴湯蹈火

中東因為石油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地區之一,用“富得流油”來形容尤為貼切。但同時,又因為戰亂、階級獨裁,而成為了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當窮人看見富人啥都不干,背靠原油、出生高貴就可以吃喝玩樂、手拿大筆鈔票,掌握國家經濟大權,心里肯定會產生極大的不平衡,從而對原先的信仰產生動搖。那么這個時候恐怖組織出現,許諾以錢財、地位,給予希望,就顛覆了部分對人們搖搖欲墜的虔誠而產生全新的信仰,然后為自己新的信仰而赴湯蹈火。

圖表5:以沙特為代表的中東地區,貧富差距較為明顯且呈現擴大的趨勢 資料來源:wind、民創研究院

(四)政治之間的博弈:不僅是內部斗爭,還有外部勢力介入

拿破侖說:“我通過革新天主教,終止了旺代戰爭;通過成為一名穆斯林教徒,在埃及站穩了腳跟;通過成為一名信奉教皇至上的人,贏得了意大利神父的信任,倘若我可以去統治一個猶太人的國家,我也會重新修建所羅門的神殿。”宗教和政治之間的關系及其復雜,歷史上,宗教常常作為統治階層統治人民的精神工具,但同時宗教也會被用來作為反抗壓迫的工具。中東地區大部分的國家都是權威主義獨裁政權,這就意味著“黨同伐異”,或因政治意見不合、或因宗教信仰不同、或是因為土地所有權的劃分等等問題,都會導致這塊地區的局勢動蕩。像沙特小薩勒曼的“奪權”戲碼就是典型的內部政權斗爭,但因中東國家的性質,又蒙上了宗教色彩。

這塊地區還有其特殊性,其所處的地理位置上溝通了亞、歐、非,周圍被地中海、紅海、里海、黑海、阿拉伯海包圍,為“兩洋三洲五海”之地,加上其寶貴的石油資源,戰略地位極其重要。自18世紀末一直到現在,都被視作資本主義國家的戰略要地。二戰時期一直到蘇聯解體,美蘇都將中東地區作為戰爭的要地,爭奪石油資源,石油在第二次工業革命后得到了極大的推動,被認為是工業的血液。在戰爭中,飛機、坦克等裝備都需要使用到石油,可以說是誰能控制石油,在石油產出國之間占據主導權,誰就對戰爭的結果有了話語權,在世界的地位占據上風。正如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曾經說過:“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國家;如果你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貨幣,你就控制了整個世界。”

直到現在,在中東亂局背后,總是能看到大國博弈的影子。而關于國際石油市場的幾股主導力量,之間的個中利益博弈,我們會在之后的專題中逐一解析,敬請關注。

圖表6:中東地處“兩洋三洲五海”,戰略地位極其重要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民創研究院

东方6十1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