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建議不設GDP目標遭批!PMI飚至52%,經濟真的向好了嗎?
財經

學者建議不設GDP目標遭批!PMI飚至52%,經濟真的向好了嗎?

2020年03月31日 17:56:05
來源:金融界

雨過之后,總會有天晴!

在一連串壞消息中,終于迎來了一個好消息!

3月份,我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生產生活秩序穩步恢復,企業復工復產明顯加快。中國采購經理指數在上月大幅下降基數上環比回升, 其中制造業PMI為52.0%,比上月回升16.3個百分點。

01 是否代表經濟回暖?修復而非擴張

采購經理指數是反映經濟走勢的月度環比指數,能靈敏地反映經濟的短期變化。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企業的實際生產經營已恢復至疫情前水平:

因為 PMI是環比指數,環比基數有很大影響,此次基數是二月份的,疫情影響二月份全國經濟已經是史上最低了,所以 這個值一定程度上只能說明比二月好。

統計局也表示,通常情況下,當PMI連續三個月以上同向變化時,才能反映經濟運行的趨勢性變化,僅僅單月數據升至榮枯線上,并不能判斷我國經濟已完全恢復正常水平,實現趨勢性好轉,還需持續觀察變化。

統計局表示,從外部環境看,疫情在全球快速蔓延, 世界經濟貿易增長受到嚴重沖擊,給我國經濟帶來新的嚴峻挑戰。 3月份我國制造業新出口訂單指數和進口指數分別為46.4%和48.4%,雖環比有所回升,但處于較低水平。

不過,與2008年相比,本次PMI回升速度較快。對比2008年來看,當年11月的PMI指數為38.8,是2月PMI新低之前的最低值。2008年12月及2019年1、2月,PMI均低于50,直到3月回升到52.4的水平。

02 制造業復蘇 航運股大漲

分析衛星圖像的Orbital Insight公司的調查也顯示,在擁有全球的最大貿易港口的上海,出港的船舶數從3月中旬開始急劇增加。

情況正在恢復的不只是中國,來自世界第二大港口新加坡港和歐洲樞紐港荷蘭鹿特丹港的貨物運輸也在恢復。數據分析公司Cirium的一名分析師認為,貨運的恢復直接反映出中國的復工復產情況。

此外油價持續維持在20美元的水平,極大降低航運企業成本。資本市場也有所反應,今日航運股異動,招商輪船拉升觸板,中遠海能、中遠海控、招商南油等跟漲。

03 外貿企業打響訂單“保衛戰”

世貿組織(WTO)總干事阿澤維多最近透露,經濟下滑和失業問題會比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還要嚴重。這些給中國外貿企業帶來不利影響,不僅人員往來和國際貨運等受阻,海外訂單面臨的不確定性也在增加。

很多人沒想到事情的轉折來得這么快:1、2月份中國疫情嚴重,作為“世界工廠”卻無法生產,海外客戶緊急催單;進入3月份,國外疫情嚴重、市場低迷,原本催單的客戶紛紛推遲訂單,甚至取消訂單。

甚至有的客戶前一天還在催貨,后一天就突然取消訂單。而更極端的是甚至出現“貨到了?客戶卻破產了”這樣的局面。

國家正出臺各項政策幫助外貿企業減少損失,企業也積極采取措施抗擊疫情,打響了出口訂單的“保衛戰”。

3月26日,商務部外貿司二級巡視員劉長于對外表示,商務部將密切關注疫情全球蔓延帶來的挑戰,積極有序推動外貿企業復工復產,保障重要企業和關鍵產品生產出口,支持企業通過網上洽談、網上參展等方式主動抓訂單,與各國一道確保全球供應鏈開放、穩定、安全,全力穩住外基本盤。

面對突如其來的“退單潮”,很多外貿企業展開積極自救。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榮譽會長周德文說, 目前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轉行生產口罩等防疫物資;二是出口轉內銷,與電商平臺合作銷售,通過直播“帶貨”。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國外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是多方面的,企業要及早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可從三方面著力:一是開拓更加多元的市場;二是增強線上開拓市場和出口的能力,如通過中歐班列等渠道出口;三是強化對國內市場的開拓。

04 今年不設GDP目標?專家反駁

在疫情影響下,今年我國GDP增速備受市場關注,國家統計局也即將在4月發布一季度GDP增速。

而按照慣例,每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都會確定全年GDP增長目標、新增就業目標、單位能耗目標、CPI控制目標等。

對此,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近日在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網上視頻座談會時表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GDP增速很難實現6%的目標。鑒于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巨大不確定性,建議今年不再設定GDP增長目標。

馬駿說,如果確定一個不切實際的GDP增長速度,地方政府的反應往往就是大搞基建上投資。但實際上這些基建投資一般都是資本密集型的,對解決就業問題、失業后的民生問題短期內沒有什么幫助。

不過這一說法,遭到了反駁。

中泰證券楊暢認為,單純從數字上看,沒人會覺得GDP增速目標有那么重要,高一點低一點都可以,只要就業能解決。但當前環境是受到了異常的沖擊,而且主要矛盾已經開始切換,3月之前國內疫情正在發展,內需被“暫停”是主要矛盾,與之相對應的是,中國進口干散貨運價指數(CDFI)大幅下挫,尤其是鐵礦石、煤炭、糧食(大豆)等商品運價指數下跌明顯,而進入3月,伴隨著國內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全球疫情快速演化,外需已經成為影響中國經濟的主要矛盾,在近期高頻數據上,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CCFI)出現了明顯回落跡象,已經開始反映外部需求受到擾動。

而當前外部沖擊對于中國經濟的影響,要較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更加迅速,危機向中國出口傳導的時間正在被快速壓縮。在這種情況下,加快復工復產,將損失盡可能控制在一季度,盡可能縮小損失,理應是當前政策的核心考量,在此背景下,內需政策發力也是必然選擇。

楊暢認為,評價復工復產需要一個工作目標。政府工作從來都是目標導向的,只有設置工作目標,才能使得各部門、各地方鼓起干勁,加快復工復產,為后續大概率到來的全球貿易衰退、全球經濟衰退做好準備,也為已經初現苗頭的就業問題做好應對。

其同時表示,新增就業數不能作為唯一的工作目標。首先,近幾年新增就業數遠超政府工作報告的目標值;其次,每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的“新增就業數”,只是由人社部門統計的“新增”,并沒有統計“新減”,如果考慮到城鎮調查失業率的明顯提升,尤其是其中非主力就業人群調查失業率更高,那就必須要各部門、各地方抓緊復工復產。再次,即使把就業作為工作目標,也需要一定的GDP增速作為保障,而且需要設置工作區間。

如果不設置目標會怎么樣?楊暢認為,現階段,正處于復工復產的關鍵階段,在新增就業數并不適用, 尚未提出較GDP增速更優目標前,不適宜取消GDP增速目標,那只會影響各部門、各地方復工復產的積極性。從這個角度上講,GDP增速目標當前需要,不能取消。

东方6十1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