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國:全球供應鏈、產業鏈東移是大勢所趨  當前是吸引外資的好時機

魏建國:全球供應鏈、產業鏈東移是大勢所趨 當前是吸引外資的好時機

2020年04月01日 13:04:19
來源:鳳凰網財經

危機對話:新冠疫情是一個影響全世界的歷史大事件,人類和病毒的斗爭,不同國家的應對和博弈,將深刻影響和改變世界秩序和全球經濟格局。當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大疫情和金融大動蕩的時代, 鳳凰網財經推出《危機對話》欄目 ,與國內外官員、企業家、經濟學家、機構高管對話,探尋疫情下的全球經濟影響,世界格局變遷,政策應對方案,投資機遇和風險,為業內提供有深度有思想的解讀和觀點。面對人類共同的災難,我們希望能夠借此重新認識和思考我們與世界的關系,我們的產業和政策,我們的未來和選擇。

商務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魏建國在與鳳凰網財經的對話中坦率指出了中國產業鏈供應鏈存在的很多不足。號召當務之急,是打造一個開放、穩定、安全的產業鏈和供應鏈,而在這個鏈條中,開放是首先的。生產、流通、消費、供應、服務,這個閉環,不能都是一家在做才是閉環。“恰恰我認為全球到今天,正是我們提倡全球化的結果,才使得我們今天全球能夠有一種共同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可能”。

他認為中國也應該反思什么是低端制造業,低端制造業不等于低端落后產能 。對于產業的布局和發展,應該堅持政府主導,市場運行相結合的辦法。

“中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當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這是我們的優勢,我干嘛弄到外面?什么叫淘汰出局,口罩淘汰出局這次就完了。”

01

“口罩淘汰出局這次就完了”

中國產業鏈供應鏈有三大不足

鳳凰網財經:這次全球新冠疫情,促使很多國家和個人重新思考一些問題。比如過去幾年,很多地方有一種認知,把低端制造業視為洪水猛獸,下決心要把低端制造業淘汰出局,轉向高端產業或者其他金融業務等。但這次疫情,我們突然發現,口罩這種低端制作產品,卻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全球一半的口罩產能在中國,歐美很多國家在疫情中的急需口罩,也非常依賴中國。所以,我們對于低端制造業的認知,是不是有個誤區?低端制造業不等于落后產能,對待低端制造業是不是有更好的辦法?

魏建國:你這個觀點是對的。有些人認為要自然淘汰,把我們覺得成本低,勞力比較重的制造業淘汰出局,我不同意。中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當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這是我們的優勢,我干嘛弄到外面?什么叫淘汰出局,口罩淘汰出局這次就完了。

應該向前走一步,讓中國的先進制造業借此機會提升,這對全球下一步的供應鏈、生產鏈、服務鏈都至關重要。

我們的產業鏈供應鏈的問題,不在于制造業的低端高端。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打造一個開放、穩定、安全的產業鏈和供應鏈。這次全球疫情,暴露了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三大不足:

從國內看,我國改革開放40年來打造的10大產業集群的地域優勢發揮不足,因此在復工復產的過程中,出現上下游產業鏈不協調、不同步。 特別是各個集群的特色和優勢凸顯不足,出現“復工不復產、復產不續產、續產不高產”一系列現象,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整體復工復產的效果。此外,央企、大型企業帶動中小微企業的“火車頭”作用有些不足,而中小微企業為央企、龍頭企業的助力也不夠明顯。這就像體操比賽,全能冠軍和單項冠軍配合發力還不夠。

第二,從國際來看,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同國際產業先存的鏈條接軌不足、匹配不夠、融通協同還有待改進。 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因為多年來我國對傳統產業轉型升級重視不夠,一些地方和地區新興戰略產業重復雷同,還有一些行業存在高端產業低端化發展的傾向。特別是在生產性服務行業比較突出,例如,2018年我國工業設計能力日產規模已增至1200億元人民幣,比2015年增長68.4%。2018年全國電子商務交易額31.63萬億元人民幣,雄踞全球第一,但這兩項市場化程度低、準入門檻較高、管制也較多、競爭不充分,加之服務水平低、標準也不規范,因此從全球范圍看,接軌匹配不足也比較突出,這是下一步要著重改進的地方。

第三,制造業核心領域的創新不足,特別是關鍵的核心技術全被外國掐斷,受制于外人,制造業的產業鏈、供應鏈沒有形成閉環運營。 疫情當中此類現象比較普遍,特別是高端芯片、數控機床等核心部件,智能制造等關鍵技術沒有掌握在手上。究其原因,雖然我國規模以上的制造業研發經費占主營業務比例有所提高,但研發投入強度有待提升,特別是數字化設計應用還不夠廣泛,設計研發工具普及率與歐美有較大差距。比如我國工業企業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與發達國家的2.5-4%相比較,還有距離。根據湯森路透發布的“2017全球創新企業百強榜”,中國大陸只有華為一家企業入榜。2018年我國科技貢獻率,僅為58.85%,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這就是我們要講為什么在當前這個情況下,我們把供應鏈,包括產業鏈要進一步做好的原因。

全球疫情雖然是災難,但控制疫情后我們也可以化危為機,借力打力,加大我們的供給側改革。供給側改革最大的目標就是要實現我們最高的生產效率和利潤,和最低的成本,我們要把那些無效的、低效的排除出去,要把那些高效的、環保的產業留下來。我舉個例子,這次疫情,深圳有一家工廠,原來是生產大功率馬達電機的,海外疫情爆發后訂單沒了,訂單沒有怎么辦,他們就生產做電動窗簾的小馬達。原來大功率馬達的訂貨就是二百萬,這一次創新轉型后,一下子變成六百萬的訂單。這就是我們供給側要達到的目標,我們就是要這樣做。

我們不是說把一些高端的東西通過這次疫情都轉為生產口罩、生產消毒液,那不行,總有一天全球還是滿足的,供過于求的,不是通過這個發展。我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以前做船舶,老是用發動機不行,都是做一個船殼子,多大都行,但是核心的發動機,船用發動機,都是進口。青島我們有一個開發區,就通過自己的研發做到了這個,而且帶動了整個青島、山東上下游幾十個中小型企業都做起來了,這就是我們的目標。

鳳凰網財經:所以可不可以理解,制造業的問題不在于低端高端,而在于產能是否有效,是否有核心技術,有不斷的創新,是否有集群優勢,是否與國際接軌?比如這次疫情中,很多人最初遇到的問題是口罩不足,在咨詢口罩能否反復使用?假如口罩技術可以創新升級,口罩可以用新的材料,反復使用,是不是也算一種升級?低端制造業也不能等同于低端落后產能?

魏建國:對,完全正確!

鳳凰網財經:如果說解決好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問題,我理解一方面肯定還是要依靠各個企業主體,他們自己的這種動力,另外一方面還是也需要國家從宏觀層面有一個整體的統籌?

魏建國:這個地方我覺得單靠企業自己不太行,首先是政府要發揮主導作用,發揮我們的制度優勢,比如我們的招商引資,地方不能像以前一樣饑不擇食,要考慮能否帶動地方整體的產業效應。第二,要堅持市場化運作,不能拉郎配,要按市場規律辦事。政府主導,市場化運作,互相結合起來。

02

全球供應鏈、產業鏈東移是大勢所趨

當前是吸引外資的好時機

鳳凰網財經:美國一直在試圖將制造業回流,特朗普最近說美國將獨立于全球供應鏈之外,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這種覺得自己具備完整產業鏈更安全的想法似乎越來越流行。您判斷未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會發生什么變化?

魏建國:有一種觀點,就是像你所講的,就是片面的理解安全,我不這樣看。關于產業鏈和供應鏈, 我認為第一個詞就是開放,第二個是穩定,第三才是安全, 我更不認為這個閉式循環,都是一家在做,恰恰我認為全球到今天,正是我們提倡全球化的結果,才使得我們今天全球能夠有一種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可能。

經濟學上講比較優勢,這個比較優勢不是憑空來的,有的也不是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我舉個例子,比如泰國的香米,很好吃。但這個土壤氣候環境等,它沒有辦法在中國種植這么好,那為什么不進口呢?發揮各國的特長,在市場貿易上面進行互換,這個叫做全球化,而這種全球化就是一種生產的鏈條,就是一種供應的鏈條,我們必須把這個鏈條打通。進口一部分既滿足國內的消費需要,也不影響我們整體的糧食安全,同時又滿足了它的出口商。這個鏈條打通以后,我們就帶動了不是一個香米,而是從種子、化肥、耕作、農保、社保、綠色到最后加工運輸出口,一條龍的生產鏈條。第二是要穩定,穩定就是能抗風險,不僅抗自然界風險,也可以抗一些臨時的突發的風險。第三才是安全。

我認為疫情過后,全球供應鏈將發生“四個東移”:

高端產業東移:疫情過后,中國及日韓等東北亞地區恢復較快,包括云計算、機器人、大數據、智能制造、新材料等高端產業將向東北亞聚集。按照經濟規律,全球產業的發展會向消費增長熱點地區靠近。中國有4萬億中等收入群體的巨大消費市場,疫情過后中國消費會呈現井噴式的發展,特別是新型消費、升級消費、實物消費、服務消費將領跑未來消費市場,今年消費品零售總額將達到45萬億人民幣,有望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

技術資本東移:全球產業鏈向東北亞經濟圈的集聚,也給中國帶來了全球領先的技術和大量國際資本。今年中國外商投資法的實施,進一步提升營商環境,將迎來外商投資新一輪熱潮。疫情過后,中國通過供給側改革進行經濟結構的重大調整,進一步提升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也將吸引全球高科技企業投資中國。

高端服務東移:此次疫情將促使中國消費升級,包括高端消費品、高端醫療等都會東移。而且,中國高質量的經濟發展,需要有更高水平的服務。此次疫情對餐飲酒水等造成較大影響,而在2019年全國餐飲業消費46,721億人民幣,占全國社會消費品9.4%,疫情過后,人們在餐飲方面的消費升級也會推動服務升級,這將吸引全球更多高端服務企業進入中國市場。

高端人才東移:全球產業轉移必然帶來高端人才的東移,而且國際高端人才也在瞄準中國市場。麻省理工學院在港成立美國以外首個創新中心,就是看中了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機遇。更重要的是,國內各地區為吸引外資,對高端人才和緊缺人才給予政策補貼,這也可以消除國際人才東移要負重稅的疑慮,有助促進國際人才向中國流動。

全球供應鏈、產業鏈、服務鏈“東移”是大勢所趨,不可阻止。東北亞(中國、日本、韓國)將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引擎,而這不會發生在歐洲,也不會發生在美國。就如蘋果首席執行官庫克所說,即使在特朗普要求下,蘋果也搬不回美國,因為在美國連一個螺絲釘都找不到供應商。因此,隨著全球供應鏈的東移,包括美國、德國、法國等的高端制造業都將東移,這是中國產業升級的機遇。

面對困難,我并不擔心,只要我們把這種危機變成一種挑戰,勇敢積極去應對。一個國家是如此,一個企業、一個省、一個地區也是如此。最近我給廣東寫了一篇報道,你可以參考。

鳳凰網財經按:魏建國在南方日報的采訪中表示,建議粵港澳大灣區和廣東自貿試驗區抓住《外商投資法》實施首年在外商中的“輿論效應”,大力改革,實施更短負面清單,擴大保險、金融和中介機構開放范圍,打通物流、人流、資金流障礙,吸引外商“眼球”。

穩外資既是穩出口,也是穩就業,更是穩經濟,廣東持續不斷的大項目引入,將是提振疫情后全國恢復經濟信心的助推器,更是廣東巧用疫情危機,化危為機,以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倒逼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契機。)

當前正是吸引外資的好時機。 第一,通過此次新冠疫情防控,外商將更加看重中國的整體制度優勢 。我向中國美國商會、中國歐洲商會等了解獲悉,許多外商表示,中國通過戰疫中的表現證明自己是外商投資最好的保護地。2020年加大對中國的投資是他們早已排在日程表中的事,疫情延緩不會改變這一信念。據中國美國商會調查,有67%的會員企業2020年愿意對中國再投資,尤其是大項目投資。

第二,2020年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也是《外商投資法》落地的第一年 ,中國將有更多鼓勵外部投資、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措施出臺,以打造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向公開、公正、透明、法治的全球最佳營商環境看齊。

第三,中國有4億多正在成長中的中等收入群體,把工廠設在中國,無論從研發、設計、制造還是從裝配、物流、銷售的角度,無疑都是低成本、高效率、高收益的舉措。 3月6日,遼寧寶來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與利安德巴賽爾工業公司達成協議,總投資120億美元的石化產業項目簽約落地,這是疫情期間中國吸引外資的第一個大項目。疫情結束后,將有更多跨國公司繼續與中國開展類似合作。

可以預見的是,新冠疫情將給世界產業分工帶來巨大變化:對全球化的需求將比以往更加迫切;全球產業鏈配置將發生重大變化,過去一些處于產業鏈邊緣、只能從事加工貿易的國家,疫情過后可能將既有加工貿易,又有一般貿易;國際間分工的界限將更加模糊,過去分散在多地的工業設計、研發與生產,分散在全球的生產要素、資本與人力都將日益集中;中國在全球供應、生產和服務鏈中的作用將進一步凸顯,“一帶一路”、RCEP等隨著疫情中中國治理能力的凸顯,將得到更多國家響應。

鳳凰網財經對話魏建國全文:

魏建國:低端制造業不是洪水猛獸,口罩淘汰出局這次就完了

东方6十1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