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灝:貨幣和財政政策應對疫情危機無效 黃金下跌不代表避險功能消失
財經

洪灝:貨幣和財政政策應對疫情危機無效 黃金下跌不代表避險功能消失

2020年04月01日 16:01:33
來源:鳳凰網財經

危機對話:新冠疫情是一個影響全世界的歷史大事件,人類和病毒的斗爭,不同國家的應對和博弈,將深刻影響和改變世界秩序和全球經濟格局。當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大疫情和金融大動蕩的時代, 鳳凰網財經推出《危機對話》欄目 ,與國內外官員、企業家、經濟學家、機構高管對話,探尋疫情下的全球經濟影響,世界格局變遷,政策應對方案,投資機遇和風險,為業內提供有深度有思想的解讀和觀點。面對人類共同的災難,我們希望能夠借此重新認識和思考我們與世界的關系,我們的產業和政策,我們的未來和選擇。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在與鳳凰網財經對話中表示,黃金下跌并不代表黃金避險功能消失。危機中能漲的,只有波動性;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對疫情危機是無效的;美聯儲的救市行動并不愚蠢。

01、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對疫情危機無效

康主編:為什么說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對疫情危機是無效的?

洪灝:因為你不能用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來“打”瘟疫。新冠病毒不會因為你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而消失。而只要病毒存在,經濟活動就一定會受影響。你會因為貨幣寬松了,手里有錢了就去餐館消費嗎?不會。只有病毒消失了,你才會放心大膽的去。

中國因為管控得力,所以情況一直在向好,但是歐美情況還在惡化。即使我們完全復工了,但假如歐美無法正常復工的話,由于供應鏈是全球化的,全球經濟依然還是會受影響。特朗普說疫情可能要持續到8月,這樣美國二季度開工也會受到嚴重影響。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沒有誰能夠唱獨角戲的。

康主編:怎么評價美聯儲的救市行動?現在很多人都認為美聯儲降息過急過快,過早地使用了王炸,甚至有人認為美聯儲采取的措施是愚蠢的。

洪灝:我不同意這個說法。評價美聯儲的行動,不能以股市的漲跌作為衡量的尺度。這是一個錯誤的衡量指標。

評價美聯儲行動的效果,應該看整體的金融市場是否平穩,比如美國的商業票據市場、美國的國債市場等,這些市場保持穩定,才是美聯儲的重要目標。只要整個美國市場的融資功能沒有受損,那么美聯儲做的是對的。

康主編:怎么看待特朗普給美國人發錢?

洪灝:這個是萬不得已的一種做法。很多美國人是沒有錢的,70%美國人的存款不及1000美元,2/3家庭緊急情況下沒有400美元現金。假如遇到緊急情況,是根本無法應付的。由于疫情影響,假如失去工作的話,就沒有了收入,而這些人都是“手停口停”,沒有余糧的,所以,必須要給大家發錢。

康主編:美國會進入負利率時代嗎?

洪灝:有可能。但一旦美國進入了負利率時代,那么全球就有危險了。美聯儲實行負利率和其他國家央行實行負利率所造成的后果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因為現在幾乎所有的大宗商品,以及大部分的金融資產都是以美元定價的。

再加上這次的油價暴跌,假如美國通縮預期形成,而美聯儲又是負利率的話,那整個經濟就完全崩塌了。

康主編:假如說美聯儲今天晚上就實行負利率了,那第二天金融市場會出現什么情況?

洪灝:我覺得所有的錢會全部都跑到美元去。風險集中爆發的時候,所以能夠避險的就是美元還有黃金。

02、流動性危機導致避險資產極度稀缺

康主編:2020年,表現最好的大類資產會是什么?

洪灝:美元、美債、黃金。

康主編:可是現在黃金也在下跌。為什么從目前來看,黃金也不避險了?有一種觀點說是因為投資者在股票市場虧損了要補倉或者補足保證金,然后只能拋售黃金來獲取流動性。

洪灝: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但由于純商品基金應該沒有股票倉位。這個理論有些過于迂回。造成黃金暴跌最直接的解釋應該是市場積壓了太多的黃金非商業凈頭寸。黃金非商業凈頭寸在暴跌之前處于有史以來最高的位置。

圖注:黃金非商業凈頭寸在暴跌之前處于有史以來最高

隨著前期黃金價格飆升,市場對于黃金的投機需求激增。歷史數據顯示,一般出現如此極端的倉位,黃金價格往往會出現調整。

實際上,如果拋售黃金是為了獲取現金流動性來回補頭寸,那么這個行為本身也恰恰體現了黃金的“避險功能”并沒有消失。

從交易層面來說,市場一般在悲觀的時候買黃金,在絕望的時候賣黃金(以及其它一切非現金資產)這就是黃金避險屬性的兩面性。我以前總說:危機時刻能漲的,只有波動性。

康主編:市場的流動性為何如此緊張?

洪灝: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企業一般都是拿商業票據在市場里找銀行貼現來換取資金。但是現在由于疫情的原因,銀行并不愿意貼現給企業,因為銀行覺得企業可能有破產的風險。或者,即使銀行借錢給企業,也會在市場上賣出企業的股票來做對沖。這樣就造成了股票的拋售。

再比如,在回購市場上,一些國家的主權基金如果不能將手中的股票質押,那就只能把美債賣掉去換取流動性,這樣美債的收益率就會飆升。

市場上盛行的風險平價策略主要依靠各個資產類別之間不同的相關性來對沖風險。曾經,美國國債被用以對沖股票風險:股票跌時,國債漲。然而,這次美股暴跌,美國國債也同時暴跌。

這樣的盤面,導致了風險平價策略面臨巨大壓力。由于拋售壓力使各個資產類別的風險飆升,風險平價策略不得不繼續拋售以降低風險。這種類似強平的交易使拋售潮在各類資產之間此起彼伏。

危機的時候,唯一上漲的只有相關性。這個時刻,風險平價策略依靠的各個資產類別之間的相關性飆升到近1,沒有哪個資產可以用來對沖風險。股票、國債、黃金齊跌。

鳳凰網財經對話洪灝全文:

對話洪灝:這是一場超過2008年的危機,不要在推土機前面撿鋼镚

东方6十1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