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歌股份的非典型煩惱:調研之前,年初還無人問津市值不足20億

樂歌股份的非典型煩惱:調研之前,年初還無人問津市值不足20億

2020年08月30日 14:54:54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A股上市公司逼近4000家,這使得很多公司并未進入買方、賣方視野,而是在股價大漲時才會關注。

8月29日21:49,微博認證為“樂歌人體工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項樂宏 發文稱,“今天,我和我的董秘、證代被臨時通知一起視頻聯線平安資管基金經理……最后,調研不歡而散……”

30日上午,疑似此次事件當事人的平安資管張良也在朋友圈作出回應,“回頭看看這次不歡而散的調研,我反省了大概兩點冒犯了董事長。”同時反饋,8月28號確實去了現場調研,并在線上調研的最后15分鐘里詢問了公司有關增速不快等問題。

“為什么一定要等到漲起來之后蜂擁而至”

資料顯示,項樂宏,1971年出生,浙江寧波籍,北京大學EMBA高級工商管理碩士和長江商學院EMBA高級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曾于中國電子進出口寧波公司國際合作部副經理、麗晶電子執行董事等職,2010年5月至今任樂歌股份董事長。

年近50歲,火爆脾氣不改。

“我的很多朋友甚至領導建議我,平安資管是大機構。把朋友圈的微信刪了。哈哈,我謝謝平安關注樂歌這個小企業。”項樂宏微博表示。

究其原因,還在于這次不愉快的機構調研活動。“比如今天突然通知需要調研的平安資管,那些80末90后基金經理們頤氣指使、居高臨下的態度,至少讓我無法接受。”

而從行文來看,這位70后的怨念極深,“你對樂歌的基本成長歷史一無所知;你根本沒有來過樂歌一次調研;你根本沒有去過一次樂歌的工廠,根本沒有做過一次對樂歌員工哪怕基層員工的采訪;你對樂歌過去幾年收入沒有成長實際產品和結構不斷完善一無所知……”

同時,項樂宏還針對此前的機構調研情況總結為,“大多數的基金都想賺快錢,幾乎沒有基金愿意到工廠看流水線、看工藝”,“為什么置實控人長時間多次數大金額的增持而無視,為什么一定要等到漲起來之后蜂擁而至……”

樂歌股份現任董事李妙,及董事、副總經理李響和泮云萍均在該微博下留言支持,“基金公司還是應該務實,投資而不是投機。多到企業中去看看,才能了解真實信息。”資料顯示,這三位80后均具備麗晶時代任職履歷,為項樂宏的老部下。

需要指出的是,平安資管調研引發項樂宏公開發文DISS的源頭,還在于近期樂歌股份股價的大幅上漲,尤其是前期機構資金的不給力。

今年2月4日,樂歌股份曾最低跌至17.8元,3月17日的低點則在18.98元,這兩個價格距破發近在咫尺。

“上市后的大概二個多月跌回最低18元,我覺得公司不應該是這個價……說服夫人開始增持,從最低18元一只增持到最高30多,歷時兩年多,耗資近八千萬元。二年多的時間,很少基金經理來樂歌……幾乎沒有一個基金堅持到今天。”項樂宏表示。

所言非虛,項樂宏夫人姜藝從2018年2月28日開始多次增持,直至今年5月底樂歌股份開始拉漲前夕。

持股數據顯示,2018年末,姜藝持有該公司87.06萬股,至2020年6月末,其個人持股數量已增至281.7萬股。

這期間,來自基金的持股數量卻始終未超過姜藝的個人持股數。

尤其是2018年一季度和2020年一季度,期間基金并未持有樂歌股份任何股票,2018年二季度至2019年三季度期間基金持股數量也在不斷減少。

今年一季度,基金并未持有樂歌股份,直至二季度才開始小幅買入。至6月末,基金持有樂歌股份合計150.42萬股,社保基金持股最多,其次是大成基金旗下的4只產品,合計持有該公司59.47萬股。

至于此次調研的平安資管,并未在上述10家持股公募、私募的名單當中。

A股市場的“項樂宏”還有很多

相應的,平安資管也錯失了本輪樂歌股份的翻倍上漲。

在今年2月跌至發行價附近后,樂歌股份6月上旬開始拉漲。上周五,樂歌股份作為創業板存量老股更是出現了20%的頂格漲停,至此股價已漲至90.54元。即便按照拉漲時30元的價格計算,至今漲幅也已超過200%。

其中關鍵,既有公司層面的因素,也有二級市場層面的帶動。

先說公司基本面,雖然公司80%以上的收入來自海外,但是今年公司經營業績卻是同比增長的。

2019年上半年,樂歌股份收入、凈利潤分別為4.59億元和2348萬元,今年上半年則分別增長至6.33億元和6815萬元。收入低于2019年全年規模,但是凈利潤已經超過2019年的6298萬元。

正如項樂宏文中提及的那般,“過去很多年,樂歌看起來銷售沒增長。其實,樂歌一直在治理改善產品結構,提升產品附加值……就是樂歌原來做電視架多,現在是線性驅動升降桌多。”

追溯到該公司收入結構變化上,的確如此。

2018年6月至2020年6月三個半年報報告期,樂歌股份人體工學工作站的收入從2.35億元增至4.3億元,同期人體工學大屏支架收入則從1.51億元降至1.03億元。

一升一降之間,出現了非常明顯的產品、收入結構特征。這帶來的好處就是,雖然公司總收入增長相對有限,但是盈利能力會得到明顯提升。

原因在于上述兩項產品利潤率存在較大差異。

上述期間,人體工學工作站毛利率始終維持在50%左右波動,2020年上半年小幅下降,但是仍然超過47%,同期人體工學大屏支架毛利率最高尚不過32.8%。

“今天的連線上,平安資管的年輕基金經理問我,疫情后樂歌增速如何……為什么總是只來我們的辦公總部大樓里問問題而不去我們的工廠看看我們的設備、產能、工藝、質量、甚至去問問我們的裝卸工,數數我們出貨的集裝箱,門口停了多少量員工的車子?”項樂宏發文表示。

實際上,此次樂歌股份事件至少折射出了兩個A股市場的現狀。

一個是,上市公司數量眾多,買方、賣方無力全部覆蓋,尤其是電視架、電腦架這類極為細分的行業,加之部分制造業上市公司自身投資者關系協調能力不足,質地較好的公司被二級市場所遺忘。

就比如今年2月4日,樂歌股份總市值已經跌至不足20億元。

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因無力覆蓋全部上市公司,機構調研時間、深度不足,很多調研都是臨時成行,甚至對所調研企業近年的經營概況都未做提前準備,更遑論親自去數下集裝箱有多少了。

面對同樣問題的上市公司還有很多,無奈的“項樂宏”同樣不在少數。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澳洲赛车开奖官方记录 000056股票行情 日经道·琼斯股票指数 北京快乐8漏洞 11选五5开奖结果,吉林 广西快乐十分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云南11选5免费推荐 福彩福建快3 浙江排列7开奖 看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福建11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湖北三宁化工官网 甘肃11选5复式 排列五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成功多吗 幸运农场全中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