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差評就報警!狗不理并非國企,現老板曾是雜技演員
財經

給差評就報警!狗不理并非國企,現老板曾是雜技演員

2020年09月12日 22:10:44
來源:三言財經

出品|三言財經

作者|豐收

日前,微博博主谷岳發布了一則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探店視頻,視頻中該博主在餐廳就餐之后給出差評:“感覺里面全是肥肉”“特別膩”,“要說也沒那么難吃,這種質量20塊錢差不多,100塊錢兩屜有點貴。”

不過該餐廳隨即在網上發布聲明,稱谷岳發布、傳播虛假視頻內容,一切惡語中傷的言論均不實,侵犯了餐廳名譽權,并稱已報警。

對于這則聲明,多數網友表示不買賬。“難吃還不讓說了?”“給差評就報警?”也有網友認為,作為老字號,“眾口難調這句餐飲業的老話都忘了嗎?脾氣太大了。”

還有網友對于老字號的“危機公關”能力表示失望,“至少應該事先聲明實地調查,如果有錯一定改正,感謝大家提意見。這樣的‘國營買賣’做派,就是‘說不得’。”

值得注意的是,該聲明已刪除。

聲明發布后,谷岳回應稱看到聲明自己嚇了一跳,“連吃頓飯都不讓說……不想在這件事上費心,希望他們能做出更好更實惠的包子”。另據媒體報道,谷岳稱目前狗不理方面并沒有和自己有任何接觸,也沒有接到警方的任何通知。

狗不理差評多

網友稱天津本地人都不吃

狗不理雖然表面上有著老字號的名氣,但是口碑卻差的出奇,店也是越來越少。

狗不理這幾年在北京關了11家店,僅剩前門、王府井兩家店。其中一家店2222條評論中有1364條低分評價,另一家則集齊了5365條“差評”。

其中王府井店在大眾點評網上的評分是2.83分,在王府井地區的餐廳中評分最低。

狗不理被diss的原因主要有貴、服務差、難吃。這也是不少老字號的通病。

甚至你到天津,當地人還會勸你不要吃狗不理。

事實上,整個事件之所以能引起廣泛關注,是因為不少人還認為狗不理是國企,是百年老字號。但事實并非如此,在國有企業改制以及一系列資本運作后,狗不理國有老字號搖身變私企,現在它的老板則是前雜技演員。

那么,究竟我們身邊的老字號境遇又是如何?是否已經變了味?狗不理高傲的聲明與慘淡的口碑背后,又有哪些隱秘的故事?

前雜技演員張彥森變身幕后老板

狗不理如何成為私企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狗不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為張彥森,而另一股東天津市潤祥森商貿有限公司也由張彥森控股,狗不理已經成為一家私企。

這可能和很多人的印象不同,不少人至今仍然認為狗不理還是國企。人們對于老字號的信任很多也基于此,但是隨著國企改制以及商業發展,這樣國企老字號已經變味了。

那么狗不理又是如何一步步從國企成為張彥森控制的私企呢?這背后又有哪些故事?

而張彥森的故事還要從頭說起。

張彥森1959年出生于中國雜技之鄉河北吳橋。11歲他離開山東老家進入天津雜技團。

作為雜技演員的他,“每天五點多起床,頭朝下拿大頂練功,十幾年如一日”。

1993年下海經商,先是開出租車,后創辦森永泰廣告公司、森永泰餐飲公司以及永泰科工貿有限公司,涉足廣告、餐飲、貿易等行業。

而之后掌控天津同仁堂是其商業生涯一大轉變點,從此開啟了張彥森收納老字號的歷程。

據了解,同仁堂由樂氏家族創立于清代。清末,樂家女婿張益堂將自家“張家藥鋪”更名為天津同仁堂,冒用同仁堂名號。

民國期間,同仁堂在天津立案,狀告天津同仁堂侵權,天津方面敗訴。但天津同仁堂這一名號卻保留了下來。

2002年,天津同仁堂改制為股份制企業,張彥森以現金出資 1700萬元,持股34%,成為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的二股東,并出任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

隨后,經過數次增資和股權轉讓,張彥森家族成為天津同仁堂的實際控制人,合計持股59%。

后來他又控制了另一家醫藥老字號天津宏仁堂(天津同仁堂的子公司)天津宏仁堂。

2005年,天津狗不理包子飲食集團公司進行國企改制(以下簡稱“狗不理”)。最終天津同仁堂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1.06億元拍下了狗不理的國有產權及其對子公司所持有的股權。張彥森被選為董事長兼總經理。

不久后,狗不理集團召開股東會,天津同仁堂將其在狗不理集團中43.17%的出資轉讓給天津市森納爾餐飲有限公司,公司股東由原先的兩方股東變成了三方股東。

而天津市森納爾餐飲有限公司就是由張彥森及其弟弟張彥明控制。

又幾個月后,森納爾餐飲有限公司就將其持有的狗不理集團股份轉給了張彥森,當時的股東會議參加者有張彥森、張彥明和張文忠三人。股權轉換后,天津同仁堂所占有的狗不理集團股份降為39%,張彥森所占股份上升為43.17%,狗不理職工持股會所占股份不變。

2006年12月20日,狗不理集團股東會決定將狗不理職工持股會持有的17.83%股權轉讓給張彥森,狗不理集團股東變成天津同仁堂和張彥森,張彥森所占股份高達61%。這次變更過后,狗不理職工持股會退出了狗不理股東的行列。

后來又通過一系列資本操作,使張彥森在狗不理集團公司的股權一度達到71.4%。

從雜技演員到縱橫資本市場,不知不覺間天津同仁堂、天津宏仁堂、狗不理集團由國有企業變身家族企業。而隨著天津同仁堂、狗不理掛牌新三板,張彥森已控制3個百年老字號、2家上市公司,而這只用了十幾年。

為什么張彥森熱衷于國企和老字號,其實原因也很簡單。老字號有直接的品牌的優勢,相比于做個百年企業,當然買下來是個好生意。尤其是張彥森又擅長資本運作,這也客觀上提供了可能性。

但狗不理的境況也引發了大眾對于老字號的討論,老字號為什么一步步成了“貴、差、舊”典型。

老字號的困境

據了解新中國成立初期約有老字號1萬多家,分布在餐飲、零售、食品、釀造、醫藥、居民服務等眾多行業。

老字號一方面是一種商貿景觀,更重要的是一種歷史傳統文化現象。

以北京為例,著名的老字號有全聚德、同仁堂、東來順、六必居等等。不到長城非好漢,不吃烤鴨真遺憾,使全聚德成為北京的象征。而京城民間歇后語,如東來順的涮羊肉--真叫嫩、六必居的抹布--酸甜苦辣都嘗過、同仁堂的藥--貨真價實、砂鍋居的買賣--過午不候等,生動地表述了這些老字號的品牌特色。

老字號有他輝煌的歷史,但是隨著市場競爭加劇,也面臨了種種挑戰。

狗不理是老字號在新經濟形勢的下的一個縮影。在吐槽狗不理的過程中,大眾對于老字號的討論也逐漸蔓延。

今年5月11日,上市不足5年的狗不理正式終止股票掛牌,主動從新三板退市。

當時消息一出,換來不是眾人的惋惜,而是“痛打落水狗”的痛快,關于狗不理的吐槽不斷。

雖然在財報上狗不理仍然是上漲的趨勢,但是它沒落已經是無法忽略的現實。

據悉,2019年狗不理的營收達到1.5億元,凈利潤2424萬元,均實現兩位數增長。不過狗不理的神奇之處在于:越是掙錢,就越被痛罵。

本來狗不理就是平民食物,一開始價格也是很實惠的。狗不理的高光時刻發生在2000年。

那年“春晚”馮鞏和郭冬臨兩人以相聲的形式把狗不理花式夸贊了一番,狗不理逐漸往“貴”的路上一去不復返。不少天津本地人表示突然發現吃不起了。

在狗不理王府井店內,一籠包子的價格在50-100元不等,幾乎是慶豐包子鋪價格的6-12倍。

可以說,如此的天價包子,全靠老字號硬撐著。

狗不理的服務也遭到吐槽,服務員愛答不理、表情冷漠、傲慢。這在不少其他老字號也能經常看見。

幾十年或者上百年的品牌成就了老字號的今天,但是像狗不理這樣的老字號卻在慢慢消耗背后的品牌價值。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狗不理便是在吮吸自己的生命,不知道張彥森是否意識到這一點。

另外隨著時代的發展,老字號的產品單一的情況也越來越明顯,特殊年代的產品也需要與時俱進。

而提起另一個老字號全聚德,吐槽的聲音同樣到處都是,與狗不理被并列談起。

雖然全聚德活的遠比狗不理好,但是價格昂貴、服務質量不高等也為消費者所詬病。

全聚德上半年財報顯示,疫情沖擊下全聚德上半年虧損過億,業績連降三年。國有大股東背景下,全聚德的日子也不好過。

對于老字號的存在的通病,有網友給出了改進建議。

老字號是歷史的產物,是對傳統技藝和優秀產品的保護與傳承,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總會有些東西被改進或替代。

根據中國品牌研究院的調查數據,我國的老字號企業從建國初期的 16000余家到現在的1600 余家,存活的不足10%。

更令人擔憂的是,在這些為數不多的老字號幸存企業中,其中20%僅能維持生計,剩下的70%舉步維艱,能夠盈利的僅有10%左右。

老字號的經營者應該清楚只靠吃老本終究是難以長遠的,創新、與時俱進、優質的服務才是活下去的唯一途徑。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000039股票分析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青海快3走势图综合指标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 极速赛车计划首选9353418 上海期货配资 北京快3助手安卓下载 北京赛车直播手机版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爱乐彩 安徽快3号码走势图 体彩七位数今天开奖号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网站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国信金太阳炒股软件下载